• 业务咨询、市场合作:61619362
  • 公司邮箱:support@datatom.com
联系我们  | English

机制建议与技术创新双向赋能数字政府建设

作者:德小拓     来源:站内原创     2022/09/01 21:42:00    
 

 

一、政策理解

 

国务院6月23日印发的《关于加强数字政府建设的指导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指导意见》)中,通过 “必然要求”、“基础性和先导性工程”、“重要举措”等描述强调加强数字政府建设的重大意义。

 

 

《机制建议篇》(点击文字直达)所述,《指导意见》明确了数字政府建设的七方面重点任务,是国家在顶层设计上为各地区、各部门提供的一个“范本”,同时,也为数据应用在政府数字化履职能力体系下的落地,提供了一个“指南针”。

 

二、现状及问题

 

《指导意见》指出,党的十八大以来,经过各方共同努力,各级政府业务信息系统建设和应用成效显著,数据共享和开发利用取得积极进展,一体化政务服务和监管效能大幅提升,“最多跑一次”、“一网通办”、“一网统管”、“一网协同”、“接诉即办”等创新实践不断涌现。但依然存在“政府治理数字化水平与国家治理现代化要求还存在较大差距”的情况。其中,机制问题及改进思路可参见《机制建议篇》,而技术问题主要体现在“创新应用能力不强”。

 

从最新的建设成果看,我国数字政府建设的代表性应用有三类:

 

由“互联网+”带动的政务服务高效便捷 

 

各地政府借助互联网、大数据等新兴技术,以流程再造和数据共享为途径,积极搭建各类政务服务平台,变“群众来回跑”为“部门协同办”。

 

其中,上海提出的“一网通办”成效显著,自2018年大数据中心成立以来,通过建设数据资源平台,打造了公共数据的“网络枢纽”和“集散中心”,使得“找政府办事,像网购一样便利”成为可能。

 

由数字技术推动的社会治理协同有序 …

 

很多数字化发展走在前列的省份,已经大规模借助5G、物联网、人工智能、大数据等新兴技术开展社会治理,帮助城市管理者“一屏观天下、一网管全城”。

 

从应用实效上看,杭州的“城市大脑”最为突出。2017年杭州市上线城市大脑交通平台后,开启“用数据研判、用数据决策、用数据治理”的城市治理新模式,成功将高峰拥堵指数的全国排名下降了40位,治堵效果明显。

 

由大数据助力的疫情防控系统

科学化、精准化 …

 

与结构化数据相比,非结构化数据的识别、治理、分析、挖掘都具有挑战,其背后的潜藏价值必将带来大数据领域的革命性变革。

 

上述代表应用在取得不俗成效的同时,也暴露出一个问题,即数字政府的应用场景,受到地域、文化、经济等多方面因素影响,往往都是“个性化”的。

 

“个性化”建设成果离不开大量的人工投入,而人工投入的硬成本,使得应用的迭代及创新,均受到相关制约,这也是《指导意见》会指出“创新应用能力不强”的症结所在。

 

三、突破数字政府建设困局的技术路径

 

德拓信息在大数据技术及数字政府领域深耕多年,深刻认识到纵使机制成功改革,只靠新兴技术的堆叠无法真正解决创新应用落地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因此,针对当前数字政府建设存在的问题,结合公司多年数据价值创新实践经验,建议推动通用型平台/ 工具向业务级产品进行转变

 

推动通用型平台/工具向业务级产品转变

 

 问题成因 

在数字政府市场,甲乙双方一直存在一个矛盾——作为政府的甲方,希望看到“量身打造”的数字化应用场景;而作为乙方的承建商,则偏向于所做的内容可复用,这样才能形成规模效应,从而获得较好的市场效益。

 

虽有上述矛盾,但近几年政府的数字化转型依然稳步推进,主要原因有二。

 

一是得益于大数据时代的红利,国家和资本市场均向数字政府领域投入了海量资金,这些投入冲淡了定制开发产生的大量人力成本赤字;

 

另一方面,大数据市场处于行业繁荣期,更多企业入局,而通用可复制的硬件产品和平台级软件逐渐被HBAT等巨头瓜分,为谋求市场份额,后进场的企业愿意以个性化服务的方式,为各项目提供定制化开发,从而获得一席之地。因此,行业内常发生大厂或者运营商签下了某智慧城市项目,在部署软硬件产品后,交由“生态伙伴”提供服务。

 

而自2022年开始,上述两个情况开始发生改变。因为疫情的冲击,整体市场低迷,政府没钱花,资本不敢花,伴随着红利的褪去,项目背后大量的人力成本变得刺眼;其二,大数据行业进入成熟期,中小企业开始逐渐清出,愿意赔本赚吆喝的公司少了,过去通行的“随叫随到、按需服务”的项目运作方式逐渐失效,内外掣肘的形势下,本就“虚浮”的创新能力更难突破。

 

 解决思路 

数据价值创新有两个前提,一是要有想法,二是成本能接受。前者依然取决于沟通与思考所引发的创造力,这是技术无法解决的问题,后者则可以通过业务级产品的开发得以实现。

 

所谓业务级产品,指的是相较平台级软件和开发型工具,更贴近客户业务属性的产品。

 

举个例子,上海大数据中心在建设数据资源平台时,召集了众多厂家,这些厂家在各自细分领域都有自己的看家本领,但从数据全生命周期角度看,没有一家产品能完全满足大数据中心的需求。因此中心按照自身需求,采各家所长,重构了一个符合政务领域要求的城市级数据资源平台。

 

这个平台就非常接近业务型产品,它无法面向全行业的数字化转型,但它完全符合政府领域的政策要求、流程制度、业务特点,即便嫁接到不同城市,只要略作调整,即可部署使用。

 

当然,上海大数据中心的平台,本身即定制化开发,消耗的成本不低,因此前文用了“接近”一词,但对于厂商而言,如果能够根据自身的项目经验和行业理解,做出类似的产品,运用真正的业务级产品“微调”适配各个客户场景,快速上线的同时又能满足个性化需求,那应用创新才具备真正的可行性。

 

另外,值得注意的是,所谓业务级产品,一定是结合具体行业,比如德拓正在打造的政务数据资源平台,就是结合上海市大数据中心的实践经验进行研发,专注于数字政府领域的城市级数据工程。甚至它的用户群体可聚焦到各城市的数字化主管部门,如大数据局/政数局/大数据中心等,尽管它未必适用于政府的其他委办,但一定能为所有的城市级数据中心带来价值。

 

而一旦脱离行业属性,试图去打造“通用”业务级产品,就非常容易陷入下一个死循环,在数字政府的语境下,“通用”和“业务”,本身就存在矛盾,反而是舍弃得越多(业务越聚焦),收获得越多(聚焦的业务才能复制),有舍才有得,其中的尺度把握值得各从业者思考。

 

四、结语

 

未来,德拓信息会参与到更多的数字政府项目建设,除了政务数据资源平台,还将结合《指导意见》所提的七方面重点任务,提炼、开发出更多的业务级产品,如政务热线分析平台(面向所有热线类应用创新)等,在机制体制逐渐成熟的环境下,用技术创新更好地赋能应用创新,为新时期数字政府建设目标的实现践行企业价值。